<source id="k4zjz"></source>
    1. <tt id="k4zjz"><noscript id="k4zjz"></noscript></tt>
      <tt id="k4zjz"></tt><b id="k4zjz"></b>
      1. <b id="k4zjz"></b>
          <cite id="k4zjz"><form id="k4zjz"></form></cite>
          <rp id="k4zjz"></rp>

          2021年下半年展望 | 內生增長:從周期到成長

           

           

          作為后疫情時代,宏觀政策轉向正?;?,緩慢“轉彎”,在上半年壓制了估值的擴張。下半年壓制的力量繼續存在,但隨著經濟增速的放慢而緩和。另一方面,經濟增長整體已經回到疫情前的水平,接近于完全修復,內生力量占據主導地位。在政策消退和基數效應的影響下,內生力量開始發生強弱轉換和結構分化。所以下半年還是復雜的環境,資產的投資價值和投資機會都會產生變化,最重要的變化就是從周期到成長。

           

          整體來看,我們認為權益市場的機會更多存在于新經濟的產業方向,以及傳統行業中份額仍在不斷提升的龍頭企業,但市場整體或不可避免的面臨劇烈震蕩;大宗商品市場仍具備向上的投資機會,但結構分化將愈演愈烈,需求逐步見頂過程中,供給邊際變化大的品種或遭遇大幅調整;固定收益市場則有望迎來一輪利率牛市的起點,國內經濟增速下行將帶動利率水平重回長期下降通道,但在此過程中局部的信用風險值得警惕。

           

          從權益市場和固定收益市場的比較而言,股債之間的強弱關系或將發生逆轉,債強于股的系統性格局逐步臨近。

           

          一方面,經歷了去年5月以來二者的持續分化,權益市場的風險溢價水平已達到歷史高位區間,債券相較于股票具備更為明顯的估值優勢。

           

          另一方面,隨著國內經濟增速逐步筑頂,投資時鐘開始轉動,進入更有利于債券的投資象限,而經濟基本面的回落則不可避免的對權益市場業績增速產生負面影響。

           

          此外,央行維持了合理充裕的國內流動性水平,這對于權益和固定收益市場均有積極意義,但二者估值水位的差異則使得在政策加碼之前,其影響或許更利于債券利率的下行。

           

           

          權益市場

          對權益市場來說,由內生性增長驅動的市場結構性而非系統性的行情仍是中期主線;但估值風險的累積也應得到重視,市場或面臨一次劇烈的震蕩。內生性增長的進一步拆分中,對長端可持續性的關注權重應再度超越對短端周期性的關注權重。

           

          首先,從盈利端看,在“量、價、利”的分析框架中,“量”和“價”的前景并不清晰,雖有國內再度補庫的潛在支撐,但因上游原材料成本擠壓導致的“利”的損傷或許更大,在傳統行業中只有部分具備議價權的龍頭企業有望維持“利”的穩定。

           

          其次,從估值端看,國內較為寬松的流動性水平發生大的改變的概率較低(當然這里存在較大的預期差風險),四季度經濟增速逐步回落后央行還有加碼的可能,這顯然有利于對長久期資產的估值評價。

           

          更為重要的是,我們已經看到了以AIOT為核心的新一輪技術周期的“奇點”臨近的可能性,技術引領的力量仍大多來自于美國(對應美國科技股的投資機會),但其應用場景和內容生態的大規模落地或將在中國逐漸展開。并且,在工程師紅利的帶動下,中國企業在產業發展的早期階段,就已越來越多的內嵌進核心產業鏈中,甚至在如芯片設計、平臺搭建、生態投資等領域已具備相當實力,這無疑給了我們一些投資中國科技企業的目標選擇。

           

           

           

          商品市場

          對大宗商品市場來說,市場仍存在上行的投資機會,但隨著供應逐步修復、需求邊際減弱,市場將不可避免的出現調整,品種間的分化也將更加明顯。

           

          首先,全球范圍的復蘇不均衡仍在持續,商品供應端仍面臨風險。疫苗資源在商品需求國發達國家,和資源國新興經濟體中的不均衡分布造成了全球范圍的復蘇不平衡。資源大國不時發生的疫情復發和罷工等事件導致市場對供應端擔憂的增加,而國內儲備的投放難以改變全球供應趨緊的趨勢,對于原油、有色金屬等上游資源品價格具備顯著的支撐。

           

          其次,中國國內經濟數據已經顯示出投資、出口、消費增長動能弱化的趨勢,這無疑增加了需求前景的不確定性,尤其是需求在國內、且進入產能密集投放期的化工品或經歷供需雙殺。美聯儲潛在的收緊貨幣舉措的落地,則可能會對大宗商品市場整體產生一輪沖擊。

           

          最后,國內行政力量對商品價格的干預加強,但同時在“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對部分品種的供給約束也在增強,這將導致價格管控力度大的品種和供給約束強的品種間出現較大的分化。如未來政策調整“碳達峰、碳中和”實施節奏來平衡商品價格,則可能帶來一次市場的系統性調整。

          2021年7月6日 09:33
          俄罗斯videoxxx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