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k4zjz"></source>
    1. <tt id="k4zjz"><noscript id="k4zjz"></noscript></tt>
      <tt id="k4zjz"></tt><b id="k4zjz"></b>
      1. <b id="k4zjz"></b>
          <cite id="k4zjz"><form id="k4zjz"></form></cite>
          <rp id="k4zjz"></rp>

          元葵資產施振星:2019年高配股票,市場在等待真正的大牛市

           

          WechatIMG8

               

                由深圳市私募基金協會、私募排排網主辦第十三屆中國(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論壇于2019年3月21-23日在深圳五洲賓館隆重舉行,元葵資產董事長施振星先生受邀出席三年期宏觀策略冠軍主題報告會,針對投資者近期關心的市場問題進行解答,以下為實錄:

           

                提問:請問施總,目前外部中美貿易關系有非常不確定的因素在,加之中國國內的經濟數據空前的差,目前這波市場比較快的機會是由于政府主導帶來的紅利。您覺得對外以及對內這么復雜的經濟及環境下,我們今年的投資機會、投資方向是樂觀的還是中觀還是悲觀的?

           

                施振星:我們判斷一個市場的狀況,可以簡化為一個公式,股票市場的價格,等于分子企業的盈利跟分母估值之間的關系。在這里我們可以簡單的分析一個下這個公式。首先為了回答2019年的情況,我們可以回顧2018年的市場面貌。從分子端來看,2018年的盈利相比2017年只有輕微的下降得并不多,除掉虧損特別大的公司,下降的幅度還要再小一點。所以我們可以把分子基本看成是平的。去年為什么股票指數下跌1000點?原因是分母端出問題,估值是統稱,其實可以拆分為利率和風險偏好。為什么利率會出問題?因為大家知道的,中國處于周期性下行和結構性轉換的階段,所以經濟增速是下行的。其次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累計起了經濟中非常多的問題,許小年教授概括為三只灰犀牛,經濟面臨硬著陸的風險。這個風險點需要去解決,其中一個風險點是過高的負債率,整個社會過高的杠桿率。去年我們國家做了去杠桿,去杠桿導致階段性流動性緊張和利率的上升,所以讓整個權益資產承壓下行。第二個是風險偏好,風險偏好是非常復雜又非常難以講清楚的,但是我們可以很簡化。

           

                中國之所以能取得這么大的成就,其實歸功于四個字:一是改革;二是開放。改革就是從中國原來的計劃經濟體制朝市場經濟的體制進行轉變,所以凡是符合轉向的都是利好。大家可以回顧一下去年發生的什么?曾經有人說民營經濟的使命完成了,所以市場中到處感受到企業家的不安定、民眾對方向的不明確,這個帶來風險偏好的下行。開放就要從一個國家獨立的發展經濟轉向到融入全球的經濟體系中來。大家知道美國是全球經濟規則的制定者,去年發生的中美貿易摩擦不僅僅表現為兩個國家之間的貿易不平衡,而是意味著有可能我們開放的進程會受到阻礙、不順暢甚至還會有更大的威脅,這樣導致風險偏好的下行。因此,分母端是下行的。

           

                今年怎么看?先看企業的盈利分子端的表現。主流的預測是這樣,今年的增長可能是0附近,正負5%,企業的盈利是下行的,至少上半年。分母端在年初逆周期調控和中美緩和背景下,風險偏好得到提升,現在就處于估值提升的階段。

           

                什么是大牛市?大牛市就是企業的盈利上升、估值也提升的時候。現在是在分子端下行的,分母端是上行的,兩個方向是反的。所以我們從大的角度來判斷,這是反彈的格局。為什么對整個上行有牛市的期望?其實市場會慢慢到一個邊界,隨著估值的提升,我們希望看到企業的盈利是否能從虧損收斂回來。如果能收斂回來,市場可以樂觀一點,如果虧損減小并且轉向盈利上升的時候,牛市的時間就會出現,現在市場在等待。第一步等待虧損是否超預期,第二步等待虧損收斂,第三步等待出現盈利。市場最樂觀也只能看到第二步。

           

                提問:上面您有說對2019年市場的看法和判斷,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元葵旗下的產品倉位大概是什么情況?

           

                施振星:這是涉及到策略層面,不同的投資風格在倉位上的應用是不一樣的,如果是純粹的股票基金我相信股票的倉位是表現得非常充分。我們公司是宏觀風格的基金,所謂宏觀風格的基金就是除了股票資產之外還有商品和債券,股票的絕對倉位肯定會低于股票基金。但從三個大類資產的配比權重來說,去年我們是低配了股票權益資產,高配債券資產,今年剛好是相反的。

          2019年4月9日 10:20
          俄罗斯videoxxxoo